证券

证券 - 首例外资控股合资券商现身 国内小券商或遭遇双重夹击

首例外资控股合资券商现身 国内小券商或遭遇双重夹击

专家认为,外资券商的资本扩充难以对规模券商构成实质威胁

  近日,瑞士银行成为首家在中国内地申请控股证券公司的外资机构。这也成为我国证券行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案例。稍早前,证监会发布了《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允许外资持股比例最高可达51%,允许外资控股合资证券公司,逐步放开合资证券公司业务范围。

  从2017年11月份我国提出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投资证券、基金管理、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放宽至51%,到证监会公布实施《外资投资证券管理办法》并受理第一例实际控制人变更案例,仅用时不到6个月。

  川财证券研究所所长陈雳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资本开放给证券行业引入良性竞争,利好行业中长期发展。近年来伴随经济高速增长,证券行业整体经历了规模的快速扩大,目前传统业务市场份额相对稳定,新业务在监管指导和风险管理下摸索前行。资本开放可能导致的市场份额变化和机构间人才流动对券商行业而言是挑战也是机遇。

  陈雳表示,一方面在增量空间有限的情况下,资本引入一定会挤占一定的现有市场份额,另一方面,境内券商能够借此机会更深入了解海外机构人员管理、产品开发、风险控制的机会。结合当前业绩分化、强者恒强的行业趋势,外资开放必然会加速这一分化态势——规模券商继续提高主动管理的能力,而规模相对较小的券商则感受到来自内资和外资的双重夹击。

  “在现有竞争格局下,中小券商增资以扩大业务规模抢占市场份额是整体趋势,开放外资股比限制后,合资券商的资本金来源又多了一个渠道,对其经营也是利好。” 陈雳认为,综合国内市场情况来看,我国合资券商有13家,其收入量级除中金公司在十亿元级,收入排名在前10,其他券商的收入规模和利润规模都有限,排名大概在30以后,合资券商在境内业务的现有根基有限,外资持股比例提高后,预计大概率重心会放在现有业务的市场份额争夺上。

  对国内券商而言,陈雳认为,外资券商在综合服务水平上占有优势,其资本力量的引入能够促进行业的良性竞争,结合目前外资券商的综合实力情况,资本开放可能对其规模相近的中小券商造成一定冲击,但对于规模券商的影响有限,尤其考虑到券商传统业务的培育期较长、客户黏性较高,外资券商的资本扩充难以对规模券商构成实质威胁。

  从整个金融业角度来看,陈雳认为,引入外资的过程与行业综合服务质量和效率提升将是同步进行的,引入外资参与国内市场份额的竞争也是对前期金融体制改革制度建设的一次很好的考验,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设立、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的施行以及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组建等制度安排已经完成,跨境资本流动的监测、分析和预警机制有效性都会在整个外资开放的过程中得到很好的检验。

  外资征信机构备案新增一例 信用服务市场开放稳步推进

  ■本报记者 傅苏颖

  据《证券日报》记者获悉,益博睿征信(北京)有限公司已于5月2日向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递交在中国境内开展企业征信业务的备案申请。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已正式受理其申请,并将依法办理备案。

  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评级副总监俞春江昨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2017年10月份央行上海总部发布公告称,上海华夏邓白氏商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企业征信机构完成备案,外资征信机构已获准在国内开展企业征信业务。此次央行营管部受理益博睿征信的备案申请,是征信市场对外开放下的常态化操作,预计将会有更多外资征信机构完成备案并在国内开展征信业务。

  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3月份,银行间交易商协会正式发布中国人民银行7号公告的配套文件——《银行间债券市场信用评级机构注册评价规则》,启动对信用评级领域新评级机构注册评价的申请受理工作,这意味着对外资信用评级机构开放银行间评级市场进入具体操作阶段。

  俞春江认为,从近期监管层对信用服务市场的开放进程来看,我国信用服务市场领域对外资企业开放准入和实行国民待遇的政策和具体操作正在有条不紊的落地和推进,信用服务领域引入外资机构已经成为常态。外资信用服务机构的引入,一方面有利于丰富信用服务的选择,为市场提供更加多元化的解决方案,促进信用在市场中发挥更大价值;另一方面,有利于推动内资信用服务机构在与外资信用服务机构的同台竞技中,提升技术水平,提高服务质量和效率,促进中国信用服务业的良性发展。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昨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企业征信业务是金融行业的重要中介服务行业,信用评级行业的市场准入和放宽限制,也是金融行业对外开放的重要内容。当前,我国企业征信和企业信用评级服务仍处于快速发展期,所以也会存在发展的短板和不规范的地方,因此,需要引进国际领先的评级模型、评级方法和独立客观的评级理念。

  首家外资第三方支付机构将进场 助力人民币国际化

  ■本报记者 傅苏颖

  5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收到世界第一公司(WORLD FIRST)关于申请支付业务许可的来函,这意味着第一家外商投资支付机构已经迈出进入中国市场的第一步。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昨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外资支付机构在境内申请支付业务,其主要原因或动机有两个方面:一是在中国政府金融行业对外开放的大趋势下,支付行业作为金融行业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必然也是放宽市场准入门槛的重要领域;二是中国已成为全球支付服务市场中发展最快、市场规模最大的国家之一,外资支付机构参与中国支付服务市场竞争,其目的是为了分享中国这一全球最大单一市场的发展红利。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我国支付服务市场正在快速发展。据央行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7年,我国支付机构处理的业务量从371亿笔增长到3193亿笔,金额从18万亿元增长到169万亿元。而在此背景下,今年3月份央行发布公告,明确外商投资支付机构准入和监管政策,欢迎和鼓励外资机构参与中国支付服务市场的发展与竞争。

  厚生智库研究员赵亚赟昨日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开放支付业务是我国开放金融业务的一大举措,一方面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必然,金融市场国际化的必然要求;另一方面,也是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指责中国进行市场保护的回应。对于实体经济来说,允许国外企业参与支付业务,有助于开展跨境电商业务发展,促进国际贸易增长。当然,这种开放也有利于我国的支付机构在对方国家开展相关业务,以进一步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减轻外汇资产对美元资产的过度依赖。
转自——富甲资讯

(0)

本文由 大象科技 作者:大象科技编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